最新网址:www.wangshuge.la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|手机阅读

望书阁 -> 网游动漫 -> 龙族:最终冠位指定-> 第二百零七章:理想乡

第二百零七章:理想乡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       章节报错

    无法用言语说明的光笼罩了这一段高速公路,外围一些第一时间没有被笼罩进去的死侍感知到了极大的危机,第一时间往外逃,想要逃离这道极度炽热的光芒。可是他们逃脱的速度是比不上光的,光芒瞬间将它们笼罩,并不断的在向外扩大。

    发光的领域正中间,还有一个领域存在。一直未曾使用言灵的奥丁,此刻也终于显露他的言灵。一道透明的屏幕出现在他面前抵御着光芒的侵蚀,只是那可以排斥一切物质,为自身带来号称绝对防御的言灵·无尘之地,却仍然没有抵挡住光芒的侵入。或许……只有它在秘党的资料中不存在的进阶言灵,才有可能挡住这恐怖的言灵。

    虽然随着光芒而来的高温暂时被透明屏幕阻挡,但就算是这样也无济于事。奥丁的独眼散发着危险的光芒,周围已经被完全活性化以及不受他所控制的四大元素在告诉他,当空间里的四大元素完全耗尽之时,就是这个恐怖的言灵展示它真实面目的时刻。

    不能让他继续释放下去,这么想着,奥丁似乎想要驱策座下神马去阻止面前已经不可视的发光体,但是周围已经狂乱到极点的元素狠狠的压制着他们的动作,没办法让他们自由行动。也就是凭着堪比高阶龙类的血统,让他们不像几乎已经被烤熟并无法行动的死侍们一样,还能做出点动作。

    就这样,在被致命的光芒笼罩中,顶着透明气罩隔绝高温,无法前进的奥丁驱使着八足神马想要离开这处地方。只是……此刻仍然残存着意志的发光体,自然是不会让他轻易的离开。

    在某一刻,最中心的发光点完全爆发出来,比之前更甚的光芒绽放开来。同时,堪比行星内核的温度瞬间覆盖住这片区域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的灾难降临,许多还在苦苦挣扎的死侍,甚至都还没来得及痛呼出声,它们的身体就在恐怖的高温下气化了。

    脚下的混泥土建筑没能逃过高温的侵蚀,仅仅只是一瞬间,高架桥便融化的往下堕落,连同最中间此刻仍然还在发光的梅涅克,以及在言灵完全爆发之时,面前屏幕破碎,最后还是没能逃脱的奥丁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足够安全的远处,目视着这堪比对城宝具的强大言灵,路明非微微眯着眼睛看着已经渐渐暗了下去的远方默默出神。

    这就是这方世界拥有顶端破坏力的言灵吗?学院历史中的卡塞尔庄园就是毁于这种力量吗……

    “被诅咒的力量,莱茵的黄金……”低声念着这言灵的名字,路明非回想起教科书上对这个言灵的记载。

    言灵·莱茵,历史上观测到这个言灵的释放也就只有两次。最出名,甚至都被普通人所记住的就是1908年发生在俄罗斯西伯利亚通古斯河畔。据说,当时一支屠龙小队进入了西伯利亚森林,之后,就发生至今仍然被全世界人们所熟知的“通古斯大爆炸”。至于那天具体发生了什么,则是没人知道,因为根本就没人能回来。

    而另外一次被记载在学院历史中的观测记录,就是遭受龙类入侵的卡塞尔庄园的覆灭。初代狮心会的全部成员,除了现在仍然健全的昂热校长之外,其余人全部折损在庄园之内。

    这是自秘党建立以来损失最大的一次事件,不知多少高阶血统的青年们还没来得及施展抱负,就永远的沉眠在了那里,被当时逃过一命,还是青年的校长所埋葬……直到路明非以旗帜为媒介,将他们再次呼唤了出来。

    除了以上这些,据eva而言,言灵·莱茵的使用记录不可能就只有这两条,但还有一些记录却是已经被完全删除,就算现在的她也没办法恢复。

    而路明非自己,也在美索不达米亚的神殿,遇到了发狂自爆的龙蜘蛛。只是那次他所遭遇的言灵·莱茵,比起梅涅克经历魔力强化后,几乎已经升华为宝具的言灵,光威力而言就不是一个量级的。

    “去回收梅涅克吧,即使有着那位英灵的加护,他这会估计也被困在融化的混凝土块里面。”对着藏在远方安全处的狮心会说道,路明非自己也上车前往交战处。

    虽说在那样的爆炸之下不太可能保存下来,但是如果能回收一些与那个奥丁相关的物品,对于探查那家伙的真实身份以及在龙族中的名字,可能会有所帮助。

    途中,为了为了防止陈墨瞳提前醒来看到这些,他还给她补上了一道沉睡符文,让她睡的的更久一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残存的高温在暴雨的冲刷下迅速冷却,但也带起了久久不散的热腾腾的雾气。雾气中,几道身影来到融化后又凝固的高架桥断裂口。

    看着眼前向下垂去,形状和滚烫的糖浆凝固后一般无二的混凝土建筑。老虎啧啧舌的说道:“还好跑得快,不然再次体验这种感觉可真就成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得提醒你一句。”心眼启动,一边防备着不可能存在的袭击,一边向下张望的路山彦说道,“梅涅克带着敌人同归于尽的时候,我们都已经死了,根本就不可能体验到这种感觉。而且我还得提一句,你还是最先死亡的那一批。”

    老虎捂脸:“你就不能不提这个吗?这可是死了一次的我至今也没能摆脱的黑历史,引爆了整个酒窖都没能炸死那个入侵的龙类,我能怎么办?话说昂热那家伙是不是太好运了?这样都还能活奔乱跳的,你说是吧,酋长。”

    高大沉默的酋长点了点头,也不知道是在赞同路山彦还是老虎。

    结束这边的对话,路山彦靠近蹲在地上仿佛在感知着什么的鬼:“有发现什么吗?”

    作为他们之中因为与融合英灵的缘故而拥有了亲近自然能力的鬼,可以借用契约精灵的力量感知大地之上的动静。虽然感知的范围不会太宽阔,但对于面前视力极度受阻的情况下,这个能力可以说是帮大忙了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鬼睁开眼睛摇摇头,“这里与地面差的太多,加上残留的元素乱流太多,对我的感知能力影响很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就下去看看吧。”高架桥离地面差不多有二十米左右的样子,对于如今的他们完全不是问题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温度不是上面可比的,脚踩在那些还没有完全凝固的高热混凝土上,给人带来了一阵阵不适。底下的迷雾也是,无论温度还是浓度都远超上面,不过对于他们来说,完全可以接受。

    半蹲在地上,鬼紧着闭双眼,然后在感知到某一处有着剧烈的心跳时,她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们谁也没看见的浓雾中,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伸出满是鳞片的手,捡走了一副破损了一角的面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空泛着不可思议的极光,这是一处四面环海仿若传说中理想乡的岛屿,岛上有着超出常人理解的巨大的龙柏树森林。岛上的最高处,有着不知多少年代之前巨大古老祭坛。而周围巨大森林中,有着巨大到超出人类认知的蛇类们盘踞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此刻,犹如泰坦巨蛇的蛇类们却是慌张的逃窜着,争先恐后的想要远离这处森林里舒适的巢穴。

    古老祭坛的最底下,神座上的白袍身影睁开了他如鹰一般金色的眼睛。古老到不可思议的气息从苏醒的他身上传来,仅仅只是外露的一点气息,就让外围那些泰坦巨蛇疯狂逃窜。

    良久,他离开神座,起身出了神殿,似乎想要去岛上的某一角。他身上所带有的高温以及光芒,让他像一个光之生命体一样,他所到的每一处,周围的植物就会被他身上的高温所影响,脱水干枯后后一碰就碎。

    最终,他踏上了巨大的祭坛。这祭坛像是缺了一只角的古罗马斗兽场,没有丝毫人工开凿的样子,仿佛天生就是这样这样。而祭坛上那应该是信徒们座位的地方,却是有着一个个巨大的洞穴。

    白袍身影停在祭坛中央,像是在辨别方向一般,然后向着某处洞穴走去。很快,他来到一座被两道极粗的铁箍锁住的古朴庄严的棺材面前。

    手一挥,那有成年男性手臂粗细的铁箍自动打开,同时,棺材的盖板也自动弹开,露出里面金发红衣犹如贵族一般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死去多时,但年轻男人的样貌与皮肤宛如还活着一般,这只为死人准备的棺材明显不适合他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棺中的人影仿佛真的仿若睡着之后被人惊扰一般,他的眼皮动了动,似乎想要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在打扰他沉眠。

    久久的沉默之后,白袍的身影再次封闭棺材,让棺材中想要起身的身影,继续在这远离尘世的小岛上沉眠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,他走进与这处洞穴相邻的一个洞穴内,以同样的方法打开另一具棺材,这次是身着清朝官服的身影。他再次离开,又进入其他的洞穴,依次打开了其他的棺材,这些棺材里有着正处妙龄的少女、某亚洲半岛的贵族、非洲大草原部落的继承人……

    或许在混血种世界的认知中,一百年前的狮心会覆灭之时,他们的尸体被就已经被那恐怖的言灵一同摧毁,然后被仅存的成员葬在破碎的庄园内,随着他的记忆一起被埋葬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白袍身影来说,让人死而复生他做不到,但是让破碎的尸体恢复原本的样子,对他精通炼金术的他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可是,就是这些原本已经死的不能再死,连尸体都被他保存着的身影,却是再次以活人的姿态站在他的面前,还轻松的毁了他的一具“英灵战士”……

    没有继续想下去,他回到祭坛之中,来到祭坛四壁那缺失了的一角。站在这里,可以清晰的看到石岛一角的小码头。

    而现在,那里有着一艘小木船正在停靠。一个全身裹在黑袍里的身影站在船里,像是对神灵或是帝王的朝拜,它面向白袍高举着一副面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高速路口,眼底带着金意的楚子航再次站在收费亭的一角,看着被暴风雨笼罩的高速路。时隔半年再次站在这里,他的心情虽然同样复杂,但却没有上一次那般的焦急。

    他有种感觉,或许在暴风雨停下来的那一刻,路明非就会带着同样失踪的陈墨瞳,出现在城市的某一处角落。他还可能会带上在里面的某样收获,就像半年前一样。

    他的旁边,受他冷静的表现所感染,因陈墨瞳失踪而有些焦急的苏茜也是渐渐冷静了下来。她看着暴风雨中的高速路,至今还是觉得有些神奇,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城市,居然藏着那么多的秘密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开口问道旁边已经看不出一点疲惫样子的楚子航:“我怎么问可能会触及你的隐私,如果不想回答不用说也行。你想获得力量……是与这个有关吗?”

    楚子航不惜顶着强大的副作用也要去追求力量,这在她心里一直都是一个谜团。只是无论苏茜怎么去问,他都犹如平常一般的沉默。她会答应陈墨瞳会来这里,或许也有着探寻一点的目的。

    楚子航带着金光的眼底一暗,脑中闪过那些每每想起都会让他痛苦的回忆,沉默后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诺诺和会长他们……会没事的吧?”得到了答案的苏茜并不开心,刚才恢复了平静的心反而更加担心起失踪的两人的安危。能让楚子航至今也难以忘怀的事故,真的是他们能解决的吗?

    像是看出了苏茜的不安,楚子航难得的以仕兰中学女生们……或许男生们见了也一定会惊掉眼睛的语气安慰道:“不用太过担心,既然他已经追上去,就一定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其实对路明非有着莫名自信的他自己也在怀疑是不是真的没有问题,毕竟对手可是神话中的人物。虽然已经经历了神秘学教育的与他大概知道了,那可能是某个高阶龙类的马甲。但是与路明非同为s级的那个人,已经折损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有发现什么没有?”楚子航佩戴的耳机里,只有他一人可以听到的慵懒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察觉到有人在和他通讯,明白这是执行部高层单独通讯的苏茜默契的离开这处角落。

    “确实能感觉到一些,但是不怎么明显。”楚子航答道,此刻在他背后,四年前的那一次事故后就出现的和卡塞尔校徽一样的胎记,正在微微发热,似乎在预兆着什么,但是如他所说的并不怎么明显。

    “果然,我的推测是真的,曾经进入过那里的人,再次接近那里时会受到影响的。”耳机对面的副校长这么说道,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开心,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成果一样,“既然这样你就赶紧出发,这能够帮我收集不少资……”

    然后他的声音像是被掐住了一样,仿佛看到什么让他及其无语的东西,一会后他才像是便秘一样的说了一句:“不过现在好像没什么用了,他们已经出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7017k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