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wangshuge.la

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|手机阅读

望书阁 -> 网游动漫 -> 柯南里的捡尸人-> 1575【挑选一瓶幸运酒】

1575【挑选一瓶幸运酒】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       章节报错

    爱尔兰暗暗思索着各种可能性:……没准是乌左正在跟他的下属进行着全新的布置,为下一个阴谋做着准备。也可能是这次没能成功砸死他,乌左也在对此耿耿于怀?

    想起那个高高在上的卷毛黑衣人吃瘪的样子,爱尔兰发出一声冷笑。

    但很快,发笑时牵动的伤势疼痛让他面色一僵,笑容逐渐消失:虽然乌左失去了一点谋杀干部的乐趣,但自己付出的代价,却也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“结果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懒散的白大褂走了过来,打断了爱尔兰无比复杂的思绪。

    医生转过平板,给他看了看检查结果:“软组织损伤,对你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,对了,还有一点轻微的脑震荡,你最近行动最好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这家医疗机构其实归组织掌控,给爱尔兰检查的,自然也是组织成员。

    面前这位医生,水平虽然不低,但也还没高超到能只靠医术就成为干部的地步,所以他其实还是一个资深外围成员。

    只是外国的这些外围成员,在面对组织干部时,倒不像东京的那些外围成员一样小心谨慎,他们对上下级的感知似乎没那么强。白大褂好奇问他:“你到底是被什么砸到了?”

    他指着刚才扫出来的图:“这个撞击的角度很奇怪啊,而且也很危险,再偏一点、正中头部的话,你甚至有可能当场死亡。”

    说着,医生忽然自己有了推测:“噢!我明白了,难道你是弯腰捡东西的时候,被车迎面撞到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哪壶不开提哪壶。

    爱尔兰显然被这个话题勾起了一些不太美好的回忆,冷哼一声,没搭理他。

    他杀气腾腾地坐起身,本想活动一下脖子,发出狠厉的卡哒声。但才刚一歪头,他的动作就忽然停住,背后无声浮出一层冷汗。

    医生看到了他的动作,叹了一口气:“我说这伤‘不是大问题’,又不代表它不会疼。你这一阵还是好好休养吧——真搞不明白,又没有加班费,你们为什么这么拼命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,滴滴咕咕地走了。

    爱尔兰强忍着残余的疼痛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低头看了一眼医生刚才发给他的报告单,点下按键将它粉碎,然后隐忍地离开了这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另一边。

    和其他组织干部不同,江夏对“乌左和爱尔兰的内斗”,倒是没有太多关注。

    ……毕竟他也没斗过什么,整个故事只是爱尔兰擅自找上门、被柯南和冲失昴的事件体质联手迫害,最后留下一团杀气暗然离场。

    整个剧情当中,根本就没有乌左的姓名。“乌左”只是适时在爱尔兰面前刷了刷脸,薅点杀气养家湖口,并且希望爱尔兰再多来几次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如今随着坠楼桉告破,事情告一段落。江夏带着不菲的收获,满意回到了居住地。

    明天,或者说今天天亮以后的中午,就到了高中生们结束旅行、坐上回家飞机的时刻。

    但现在,江夏却不太想走了:基德和爱尔兰都还在,总感觉提前离场,会错过一场丰盛的大餐。

    另外,倒也不能真的只把爱尔兰当成一团高档烟味杀气看待——这位干部除了在复仇时有点激进,其他时候倒是行事缜密,观察细致,武力值又高,是一个非常明显的不稳定因素。

    而从昨天坠楼桉时,爱尔兰举枪对着本体比比画画的样子来看,他似乎盯上了“江夏”这个本体。

    江夏:“……”还是那句话,一个正义的高中生侦探,似乎不该跟组织干部有太多交集。

    不过短暂思索了一下,他觉得问题不大——反正他最多再待个一两天,就要启程回东京。

    届时如果爱尔兰还留在英国,山高路远,那就暂时不用再考虑他的事,最多定期接收一下爱尔兰送来的外卖……或者说派来试探的小弟。

    而如果爱尔兰也回了日本……

    “对我这种与社会暗面无关的阳光高中生来说,长期被爱尔兰这样的凶徒注视,或许会陆续引来其他不必要的怀疑。”

    江夏在心里思索着:“酒的对手果然应该是酒,正好东京别的不多,但各色真假酒却从来不少。到时候就随便挑一瓶,转移一下爱尔兰的注意力好了。”

    这个解决方案一出,江夏心里顿时浮现出了各种选项:“贝尔摩德跟爱尔兰似乎有些交情,虽然那交情略显塑料,但好像也不该随便让人家反目。

    “琴酒倒是跟爱尔兰一直很不对付,有空可以让他们见上一面。

    “不过琴酒那么忙,而且什么事都爱先跟 boss汇报,要是他见到爱尔兰的第一眼就告诉了上面,然后‘那位大人’把爱尔兰赶出东京,那路过的灵媒师还怎么捞杀气……”

    不妥,不妥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江夏默默在心里划掉了琴酒的名字,顺带把伏特加的也一并划掉——首先伏特加不是爱尔兰的对手,其次伏特加也是一个喜欢对上级汇报的人。发现爱尔兰以后,他立刻汇报琴酒,琴酒再告诉那位大人……这就和刚才的结果毫无区别了。

    “……还是从假酒里面找吧,比如老板?”

    江夏脑中闪过一道忙碌的身影:

    “老板最近好像很少出差,一直待在东京肯定怪无聊的,送一个爱尔兰帮他磨练一下卧底技术,这很合适。

    “当然,不能忘掉赤井秀一……嗯?说起来,正好爱尔兰之前已经盯上了冲失昴。冲失昴当时虽然做了一定的伪装,但爱尔兰其实很擅长观察,这些恐怕瞒不过他。”

    想起冲失昴和爱尔兰刚才那一点小小的恩怨,江夏忽然发现,其实完全不用思考什么,事情就能顺理成章地解决。

    ——如果爱尔兰真的跟着他回到了东京,那么这个干部很快就会发现,“江夏”真的就只是一个忙碌的侦探而已。

    找不到异常,他的注意力自然也会覆盖住江夏周围的人。而这个过程中,江夏只要跟自己新收的小弟“偶遇”一次,爱尔兰的目光,自然就会移到冲失昴的身上。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